随心而欲
随遇而安

拿起笔之前

写文章这件事,可以说难,也可以说不难。并不是
游移不决说两面话,实情是这样。

难不难决定在动笔以前的准备工夫怎么样。准备
工夫够了,要写就写,自然合拍,无所谓难。准备工夫
一点儿也没有,或者有一点儿,可是太不到家了,拿起
笔来样样都得从头做起,那当然很难了。
现在就说说准备工夫。

在实际生活里养成精密观察跟仔细认识的习惯,
是一种准备工夫。不为写文章,这样的习惯本来也得
养成。如果养成了,对于写文章太有用处了。你想,
咱们常常写些记叙文章 ,讲到某些东西 ,叙述某些事
情 ,不是全都依靠观察跟认识吗?人家说咱们的记叙文章写得好,又正确又周到。推究到根柢,不是因为观察跟认识好才写得
好吗?

在实际生活里养成推理下判断都有条有理的习惯,又是一种准备工夫。
不为写文章,这样的习惯本来也得养成。如果养成了,对于写文章太有用处
了。你想,咱们常常写些论说文章,阐明某些道理,表示某些主张,不是全都
依靠推理下判断吗?

人家说咱们的论说文章写得好,好像一张算草,一个式
子一个式子等下去,不由人不信服。推究到根柢,不是因为推理下判断好才
写得好吗?

推广开来说,所有社会实践全都是写文章的准备工夫。为了写文章才
有种种的社会实践,那当然是不通的说法。可是,没有社会实践,有什么可
以写的呢?

还有一种准备工夫必得说一说,就是养成正确的语言习惯。语言本来
应该求正确,并非为了写文章才求正确,不为写文章就可以不正确。而语言
跟文章的关系又是非常密切的,即使说成“二而一”,大概也不算夸张。语言
是有声无形的文章,文章是有形无声的语言:这样的看法不是大家可以同意
吗?

既然是这样,语言习惯正确了,写出来的文章必然错不到哪儿去;语言
习惯不良,就凭那样的习惯来写文章,文章必然好不了。
什么叫做正确的语言习惯?

可以这样说:说出来的正是想要说的,不走
样,不违背语言的规律。做到这个地步,语言习惯就差不离了。所谓不走
样,就是语言刚好跟心思一致。想心思本来非凭藉语言不可,心思想停当
了,同时语言也说妥当了,这就是一致。所谓不违背语言的规律,就是一切
按照约定俗成的办。语言好比通货,通货不能各人发各人的,必须是大家公
认的通货才有价值。以上这两层意思虽然分开说,实际上可是一贯的。想
心思凭藉的语言必然是约定俗成的语言,决不能是“只此一家”的语言。

所以,要文章写得像个样儿,不该在拿起笔来的时候才问该怎么样,应
该在拿起笔来之前多做准备工夫。准备工夫不仅是写作方面纯技术的准备,更重要的是实际生活的准备,不从这儿出发就没有根。急躁是不成的,
秘诀是没有的。实际生活充实了,种种习惯养成了,写文章就会像活水那样
自然地流了。

赞(0)
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:卡卡讯 » 拿起笔之前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